民间艺人冬梅

这是一个疯子

《荏苒》一

1.略有金博洋×羽生结弦的cp向,不喜勿喷
2.私设如山,比赛啥的不会清楚说明是在哪一年
3.有原创人物出没,可以当原创看
4.作者不是个花滑资深粉丝,偶有奇怪的地方欢迎平静的指出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

现在,褪去了年少轻狂的我们还记不记得曾经为了完成那一件几乎无法实现的事拼了命努力?又或者,多年以后的自己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当年的幼稚甚至把那时的终生奋斗目标如忘记故乡白雪掩盖下杂草丛生的小路一般忘了个一干二净?

四年时光,忽然而已。

金博洋很庆幸也很骄傲,自己仍牢牢记得最初纯真的坚持——大概已经到达了刻骨铭心的地步了吧。

“莫忘最初纯真之坚持”,在多数人眼里,这应该是一碗随处可见的“鸡汤”,并不会有多大的感触,但真的做到了这句话的金博洋,对这句话真的是有一种一见如故的亲切感。

作为东道主在自己的地盘参加这么重要的比赛,尽管“身经百战”也仍然有一些紧张。赶去赛场的路上金博洋的手一直紧紧地攥着袖口,指甲嵌进纤维面料里,等到不得不松开手去做别的事情的时候,发现手心里、袖口处早已汗津津的一片。

一旁,跟着来加油的李子君小姐姐把手机“咔吧”一声锁屏,把垂下来挡住视线的青丝捋到耳后,斜楞着大眼睛:“你咋这么反常啊,天儿?紧张了咋的?不就是个比赛吗?平昌也没见你这样紧张啊。”

金博洋闻言感觉一把又握住袖口:“我没(四声)紧张……”。“是,是,你没紧张,就是脑子一片空白……”李子君打断他,并娴熟地输入密码打开手机,调出一则新闻指给金博洋看:“你瞅瞅。”

金博洋看着手机屏幕,上面写着一堆日语,文章中间插入了一张照片——一个眉清目秀的男青年左手抱着一只像是维尼的黄熊纸巾盒,右手搭在一个个子稍矮,满脸严肃的少年肩上,其中少年穿着日本队黑色,领口压一道蓝边的国家队服。

就算一句日语都看不懂,单看这张照片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更何况,日语中还有很多能猜出意思的字词。

“现在,你的小对手换了一个老好老好的教练了,就凭这个你也得好好滑。”李子君这样说。

金博洋心中暗暗对损友翻了个白眼。

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紧张了。

……

金博洋弯下身子,面前的白胡子老爷爷笑眯眯地把“金饼子”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周围是一片震耳欲聋的掌上和尖叫声,熟悉的母语中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外语。场外等待自己的教练放下手里的东西,对自己竖起了两个大拇指。漂亮的子君小姐姐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嘴咧到了耳根,脸涨得通红。

大家都这么高兴,此刻真正的男主角心里却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回想着自己滑完比赛时“惊鸿一瞥”的分数,既是高兴,心中又隐隐流动着一种不可言喻的酸楚。

自己还是追着他,完成了多年前自己对天发誓一定要完成的目标。

但又有什么用呢?

我把我自己活成了你,你却早已不是你自己。

围绕着冰场的环形观众席上爆炸般的掌声和尖叫声刁钻的拧成一股,直直的钻进耳朵里,雪白的氮制冰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目的光,明明是漫反射,光线却像故意而为一般通通进入了眼睛——这一切,让折桂的东道主有些不适应甚至眩晕。

终于站在了梦寐以求的最高处,用一枚金牌回报了国家和国人。现在,应该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势了吧?金博洋微微向一侧别过头,那个地方是一个面相熟悉的嘴巴绷的死死的,眉毛皱的深深的日本少年,他正苦大仇深的举着一枚银牌。

记录这光辉的一幕的摄影师此刻正在进行对三位选手进行上镜指导。冠亚季军根据他的要求凑的紧紧的,这时,在三人中间的金博洋本应该做一些活泼的动作——比如揽过身旁的选手。

金博洋看了看满脸写满“你欠我二百块钱”的小小只的亚军,手臂抖了抖——

果然还是不想呀,自己身旁应该是那个眉清目秀的青年,而不是这个炸毛的小包子。

多少次想过,自己站在比他高的地方,而且是中间是不隔人的那种,轻轻一抬臂,毫不费力地把柔软的人儿揽入怀中……

“……啊!”金博洋听到摄影师的声音,思绪猛的被从美好的想象中拉回现实,身侧银牌选手的地方待着的仍旧是表情丰富多彩的日本少年,而不是幻想中的他。

多次建议无效后,摄影师放弃了对三人的上镜指导,所以就拍出来了这样一张十分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冠军四肢僵硬,亚军愁眉苦脸,季军尴尬不已。

比赛彻底散场后,金博洋来不及去跟近在咫尺的人打一声招呼,就被一大群团团围住,被迫回答那些格式套路化的问题,好不容易解脱了,跟他站在一起的李子君悄悄地拉了拉他的衣袖,并用下巴指了指拐角处,然后一言不发的快步走开,去找教练们了。

金博洋先是有点懵,等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慢慢进入视线,他脑子里“轰”的一声……

“金前辈!”小小少年扬起稚气未脱的小脸,看着金博洋很大声地对他说,“我有话对你说!”

金博洋就被这个比自己矮了不止一点的小小少年给叫住了。

这个孩子年龄个头都不大,虽然与他的教练比起来还差一点,但这么小就在如此重大的比赛中摘银实属不易,他给人的感觉不是某种格式化的“好”,他最吸引人的地方是眼睛里流露出的燃着烧的名为“我要变得更强,我能变得更强”的火焰。

年轻而有活力呀。

“怎……怎么了吗?”金博洋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分辨出他说的英语是什么意思。

“下一次!请让我赢一次!”小小少年还没等他说完便摆出一个很中二的姿势,瞪圆了眼睛:“哪怕一次,我也想要赢博洋前辈!”

金博洋听到这句话,惊得一个激灵,周围各种各样嘈杂喧闹的采访声走路声,客套寒暄声通通一下子停止了,四周只剩下寂静,静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加速的心跳,心中那根绷了四年的弦,在这一刻,被这句话“乒”的一声干干脆脆的破坏的四分五裂。

四年前,自己对他说;四年后他的学生对自己说。

同样的比赛,同样的成绩,现在对自己宣战的少年满脸希望与自信,而那时候的自己,却是悲伤的近乎绝望的歇斯底里。

“让我赢一次!哪怕一次就好!我不想再继续仰视你或者远远的看着你领奖…我也想,也想站在比你高的地方,像你揽过我一样揽过你啊!”记忆中的他比完赛甚至来不及换下冰鞋就疯狂的喊出了这一长串话,大脑甚至不理智到完不成想起对方听不懂中国话,“给我一次机会……”

从来连影子都见不到的眼泪从指缝中钻出来,噼里啪啦地砸到冰鞋上。

然后,就都不记得了,印象中,貌似是说完就掉头健步如飞的逃跑了,反正对对方的回答没有任何印象。

当年的自己,就是这么怂。

猝不及防,沉浸在了回忆的深潭中。

忙里偷闲的年轻教练猛然发现自己叛逆的熊孩子学生又不见了,遂四处寻找,结果就发现了这一幕——

自己的学生背对自己动作十分中二,他对面的是一位面无表情的选手……

“博洋!”

前面的二人都向他看去
@羽化生弦 谢谢好姬友的支持

评论(3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