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人冬梅

这是一个疯子

蜘蛛啊你八条腿 · 一

蜘者:

*部分梗取自xq帖《紧急求助,燕子来我家做窝了,但是老黏不住泥怎么办?》


*叶公好龙,真的路遇蜘蛛我还是会拔地一声吼的。




 长腿先生=白额高脚蛛,室内蟑螂杀手,巴掌大,夜行性,不结网,胆子小。


大眼睛先生=跳蜘蛛,苍蝇杀手,卖萌525,行动慢。


轻飘飘先生=各种很小很小的小蜘蛛们,风一吹就能跑【。


静悄悄先生=幽灵蛛,喜欢阴暗,结网,腿长,长,长。


网管=泉字云斑蛛,网丝不规则但在杂乱的网里都会有一个显著的伞状网。是庭园中最常见到的蜘蛛之一,有时十几只在同一个地方结网,再利用网上许多支持用的蛛丝把大家的网连在一起。【截取自百度知道,这简直就是互联网嘛】




1·长腿先生


 


长腿先生紧紧贴在在碗橱和墙角隔出的缝隙里,一动也不敢动,他的八只长脚紧张地几乎都要僵直了,今天是个大好的晴天,大眼睛先生说的,但对长脚先生来说,这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末日。他能感觉到,那只毛茸茸的大型四脚哺乳动物仍然在碗橱前逡巡,虽然按照哺乳动物的概念来说,那只是只幼崽,但是恰恰就是幼崽的好奇心,给本来准备在今天晚上去外头那棵樟树上的公共网吧寻找下一处居所的长腿先生带来了一场巨大的灾难。


 


如果今天早上刚刚成群结队地在轻飘飘先生的带领下离去的大眼睛先生可以借它一些毛发的话,他想他可以用影帝级的演技来展示一下什么叫做汗毛倒立。


 


那只幼崽显然活泼地过分,它粉红色的肉垫在白色的瓷砖上踩过来踩过去,每一步都仿佛是直接踩在了长脚先生的心尖尖上。不光如此,它的尾巴撩在缝隙的边缘,并且时不时努力地试图把脑袋瞧它,两只绿莹莹的眼睛像是两盏浮空的鬼火,可怕极了。在今天之前长脚先生度过了他近期蛛生最为舒心富足的一段日子,主人家晚上睡得极死,没有起夜的习惯,长脚先生往往可以快乐地在房子里享受一番横行霸道的快感,而不用担心自己被一脚踩成一滩烂泥。更为重要的是,这家的蟑螂因为主人家的惰怠和邋遢被养得极其肥美,数量又足,如果不是因为他还在生长期的尾巴,食量大得有些离谱,也许他可以考虑把这里当做辽阔的牧场,多待上些许时候。毕竟谁都知道,所有的白额高脚蛛都是有毅力的先生小姐,他们善于忍耐饥饿,只是胆子小的有些骨骼惊奇。


 


可是谁也没规定一个魁梧威猛的体格必须配上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灵魂啊。长脚先生这么想着安慰自己。何况他也不过一只灵长目的手掌心那么大,根据比例来讲,他的胆子长得还是很科学的,至于已经搬走的那位敢于从灵长目手中饿虎扑食的大眼睛先生,大约只能说是天赋异禀。


 


放任自己胡思乱想一番,终于觉得八条腿不那么打颤了之后,长脚先生才深吸一口气,开始回忆他是怎样落到这样一个悲惨的境地。


 


眼前外头那只仍然不依不饶的幼崽是昨天被这户的主人临时带回来的,当时长腿先生正拖了这屋里最后一只母蟑螂进角落里大快朵颐,毒液将蟑螂的内脏连带还未产出的卵融化成一泡鲜美的浓汤,这市井角落里产出的美味让长腿先生不能自已,以至于他完全忽视了外头除了主人家沉重的脚步声外还有一两声掩藏在其间的细小而黏腻的猫叫,谁知道悲剧的伏笔就此埋下,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所以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作死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在黎明时刻准备回去睡大觉的时候,被一爪子拍到地上,接着又有一张毛茸茸的长了细长胡须和锋利牙齿的嘴巴蹭过来,对于这样的发展,真的不应该太惊讶的,长脚先生。


你至少该庆幸它还不明白啃食一只节肢动物意味着能够平白获取多少蛋白质(附带嘎嘣脆鸡肉味),而仅仅只是把你当个有趣的小玩伴。


 


后来听到处游走的轻飘飘先生说,可怜的长脚先生受到这样的惊吓后,变得更加深居简出,他正在游说各地的网管们,希望他们能将以下告示贴在各大网络上,免得对双方造成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那张告示是这样说的。


 


如果你在夜晚偷偷起夜,路过有柜子的地方,请一定小心地放轻脚步,也许那里有一只正在勤恳工作的长脚先生,有时他也可能把自己黏在天花板上,静静地趴伏着目送你进进出出并且祝你好梦。


他也许长得很狰狞,但他有一颗比谁都柔软的心。


你看着他尖叫的时候,不要害怕,因为其实他也正魂飞魄散着。



评论

热度(8)

  1. 民间艺人冬梅蜘者 转载了此文字